雅文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白杨少年 > 第33章 拥你于深谷(01)
    工作室完成了年前的最后一单,进入冬歇节奏。

    沈渔拾掇东西去了爷爷那里。

    然而屋里并不像往年那样,让提前置办的年货堆满,和左邻右舍张灯结彩的景象相对比,萧条得有几分反常了。

    爷爷坐在客厅喝茶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勤勤恳恳地戒着烟,除了喝茶,没再有其他爱好。

    他好像就等着沈渔回来,没待她屁股坐稳,径直说道:“小鱼儿,往你爸那儿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沈渔条件反射地答: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爷爷啜饮一口茶,“你爸昨天来电话了。他做了个胆结石手术,在家将养,原本请了个钟点工,家里有事提前回老家去了。你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沈渔还是这句话,提着行李箱便往自己的卧室走。

    沈爷爷跟进来,看她摊开了行李箱,衣服一股脑地丢去床上,明显带着情绪。

    爷爷站在门口劝说,语气也是淡淡的,他知道沈渔有心结,但不想让她以后为该做的事情没做而后悔:“爷爷还不知道你,多容易心软的一个人。他再怎么混账,也是你爸,又在年关,真忍心让他一个人待着?就去看看吧,也算是尽心了。”

    沈渔不接腔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沈渔收拾了些必要东西,跟爷爷打过招呼以后,自驾过去了。

    印城相距南城三四小时车程。

    沈渔知道沈继卿居住的地址,但之前从没去过。这些年,只过年或是爷爷生日的时候,沈继卿才会回来。

    父女之间几乎没什么交流,沈渔也不觉得,自己和沈继卿还有什么交流的必要。

    沈继卿在一家民营玻璃厂做机电工程师,住的是厂区附近的员工宿舍。他是高级工程师,分到的宿舍条件也不差,两室一厅,装修风格虽然简单,但自带家电,用以居住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沈渔叫爷爷给沈继卿提前打过招呼,不过沈继卿对于她的到来,还是明显受宠若惊,迎她进门的时候,很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虽然做的是腹腔镜微创,但多少也是个不小的手术,术前术后禁食,医院里熬了四五天,人是瘦脱了相的憔悴,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,随时要松脱下来。

    因受伤口牵引,沈继卿微微佝偻,要去倒水。

    沈渔拦住了,“你歇着吧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她话里没什么情绪,至少没带明显的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但还是让沈继卿觉得惴惴不安,语气不由带几分小心翼翼,“那小渔你先坐着歇会儿,不忙……”

    屋里雪洞冰窟似的,没一点节庆该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沈渔放下东西,问明白附近超市和菜场的所在,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拎回来几大袋的东西,稍作整理,就挽一挽衣袖,去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她实在厨艺有限,开个视频边看边学,最后捣鼓出来一锅鸡汤,一盘虾仁炒芥兰,一盘番茄炒蛋,好歹卖相上过得去。

    三个菜端上了桌,盛饭,喊沈继卿来吃。

    饭桌上两人始终是沉默的。

    沈继卿寒暄似的问两句开车过来累不累、年后初几上班这类的,被她淡淡几句打发了,也就不好再开口。

    他心里惭愧得很。

    女儿远道过来,他术后还未恢复,只能在这屋子里拘着,连带她出去逛逛、略尽地主之谊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饭后,沈渔在厨房洗碗的时候,他缓慢地走去门口,对她说:“城西有一家奶茶店倒是不错,小渔你下午自己去逛逛吧。”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好这些。

    沈渔动作不停,半晌才“嗯”了一句。

    沈继卿需要静养,饭后也有午休的习惯,便将钥匙交给了沈渔,自己回房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沈渔对逛不逛街兴致乏乏,但恐怕还得去一趟超市,买些必需品。

    她出门前去了趟洗手间,因比方才急匆匆的多了些闲暇,是以才发现镜前的搁板上,放着新的口杯、牙刷和牙膏;架子上,也挂着簇新的,吊牌都未拆下的毛巾和浴巾。

    她略有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沈继卿行动不便,还能想着替她准备这些。

    沈渔往旁边卧室走,沈继卿的房门忽地打开了。

    他对上沈渔没甚表情的脸,指一指她房里,“床单被罩都是新的,也洗过了,找一位同事借的,原本也是为他读高中的女儿过来住准备的。你自己铺一下,要是被子不够厚,你跟我说,我再找同事借一床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里,充满了说得不清楚,唯恐她不放心,说得太繁琐,又唯恐她不耐烦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沈渔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睡了,你出去要是找不到着路,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有地图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也是。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除了出去买东西,沈渔几乎不怎么往外跑。

    这厂区在郊区,很是偏远,往市区里还得开车。人生地不熟的,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她带了笔记本电脑来,看看视频,玩玩手机,时间打发起来也快。

    每天给爷爷去一个电话,催促他,虽然是一个人,也得好好过年,不然让她两头都不放心。

    除夕这天,沈渔多弄了几个菜,凑满一桌子。

    电视里放点儿应景的节目,她跟沈继卿吃一顿名不符实的团年饭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对过年不过年,没什么热衷的,别家的热闹,反而衬托她家里萧索得很。

    吃过饭,陆陆续续便有拜年短信发过来,群里小武起头,暗示唐舜尧该发红包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通知栏里弹出一条“新年快乐”的红包提示,沈渔想也没想的点进去领了,结果发现是葛瑶发的,登时肠子悔青——

    葛瑶知道了陆明潼辞职的事,也知道了两人有了一些实质的接触,年前忙着没空聚首,就缠着沈渔让她在微信上聊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,她俩的对话停在葛瑶问陆明潼size的问题上。

    沈渔装了一天的死,结果没想到葛瑶这厮阴险得很,发个红包过来诈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葛瑶疯狂追问:“快快快回答我,我好奇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葛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啊,说出来让姐妹见识一下不好吗?我不让你说具体多少了,我给你区间你自己选好伐?a:12以下;b:12~15;c:15~18;d:18以上。”

    沈继卿就坐在沙发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沈渔窘迫到不敢抬眼,回复“我不知道”,打满一排的感叹号。

    葛瑶:“弟弟中看不中用是吧?好了,我明白你维护他尊严的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沈渔:“葛小姐你放过我吧,我爸坐我旁边呢!”

    葛瑶:“哦?”

    葛瑶:“那不是更刺激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弹出来一条视频请求,叶文琴发来的。

    沈渔愣了下,拿着手机站起身。

    沈继卿投来询问目光,沈渔匆匆解释一句:“我妈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手机,原本是要进卧室去,望见沈继卿很是不自然地调转了目光向着电视,又觉着这样好像太过了,便只走到了餐桌那边。

    拨视频的是秦正松,窗明几净的厨房里,叶文琴站在他身旁,正在煎蛋,“滋滋”的声音里,她抬头来看一眼,问吃过晚饭没。

    “吃了。您跟秦叔叔呢?”

    “时差呢,我们刚起床。”

    秦正松笑说:“等会儿会有些朋友过来跟我们一起做饭,怕忙起来没空,你们又得休息了,所以提前打个电话过来问候一声。小渔,祝你和爷爷新年快乐,身体健康。”

    沈渔笑着应下,回以同样祝福。

    视频挂断,沈渔在原地站立片刻,方揣着手机回到沙发那边。

    沈继卿神情晦涩几分,“你妈她现在好么?”

    换做以前,沈渔一定回怼“她过得好不好关你屁事”,但他病容憔悴的样子,让她没法如此刻薄。

    “她要长居国外了,开年以后应该会回国一趟,召集两方的亲戚朋友一道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沈继卿听完,声调艰涩地说了句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沈渔瞬间被他拱起些火气,“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沈继卿愣了下,继而苦笑,“有些事,说后悔不后悔的,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有没有意义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沈继卿沉默了好久。

    沈渔相信他绝对是想过这个问题的,现在这副讳莫如深的样子,由衷令人生厌,“……结果都造成了,问你一句后悔不后悔,也要考虑这么久?”

    电视里的喧嚣热闹,将他们之间陡然冷凝的气氛,衬得很滑稽、很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沈继卿垂下眼去,摘了眼镜,揉一揉眉心,“我只能说,我唯一后悔的是,这件事,我原本有更稳妥的处理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沈渔胸腔里一团心火在烧,“……你觉得你没错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错了,小渔,”沈继卿削瘦的面颊,一半隐于阴影之中,“我当然是错的。只是,我不想否认那段好感是真实生发过的。”

    沈渔张了张口,神色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发觉,沈继卿说的这话,多么悖逆、多么罪该万岁,可她……竟然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因为陆明潼的存在,让她知道,世间有些事,明知不应该、不正确,可它就是会生发、会存在,甚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然而,明白不代表可以理解,更侈谈谅解。

    “……人是论迹不论心的,随你心里生发些什么念头,你就该让它烂死在心里!你和许萼华单独相处的时候,就没有一刻哪怕想过我们吗?”其实这问题憋在沈渔心里好久了,她此前一直觉着,这样的叛徒,不值当她的一句质问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做错了,小渔。我不该放任自己去越过心里的那道防线,忘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。如果,这样说能让你好受点——我跟她,从未彼此挑明过心迹。我们唯一的越界便是,那天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。但错误是一种性质,错便是错,不存在错一点,或是错很多。”

    沈渔听得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那天的决裂将她的生活横劈作两半,所以她一直记得,那时的沈继卿怎样的沉默懦弱,许萼华又是怎样的寡廉鲜耻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们既然没有挑明,为什么不否认?至少,事情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沈继卿一手撑住了额头,“我这样说,你一定更恨我——因为她没否认,所以我不否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。”沈渔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懂,也不值得你去懂。就这样吧小渔,说这些平白扰乱你的心情。你这回愿意过来,爸爸已经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这样轻飘飘……”沈渔蓦地站起身,这样居高临下俯视丧家犬般的沈继卿,给了她一些勇气,“……就因为你,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法去追寻自己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沈继卿投以困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沈渔被一阵豁出去的恨意裹挟,脱口而出:“我爱上陆明潼了。”

    沈继卿猛地抬头,难以置信地看她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,我迈不出这一步,即便迈出去,一辈子跟他没个清清白白的名声。什么你已经很高兴了,你高兴什么啊?我被责任绑架,不能不顾你,不能不顾我妈,还有外公、爷爷……这该是你挑的担子,你扔给我了!”她话赶话的,越说越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轻飘飘一句我不用懂,你们这点男盗女娼有那么难懂吗?你和许萼华惺惺相惜,你怜悯她的处境,你觉得我妈太强势,家里没人愿意听你那些风花雪月,所以你到外面去找你的知己。你觉得自己可了不起了,士为知己者死,你甚至不用付出生命,不过是放弃了婚姻和家庭。你保全了你和许萼华那点心有灵犀,你们是一对被世俗阻挠,此生不复相见的怨侣!你是不是这么觉得!”

    沈渔一口气说完,心里是鲜血淋漓的畅快。

    她看着沈继卿神色愕然转为漠然,最后肩膀塌下去,目光死寂,一把枯灰。

    “你把自己过得惨兮兮的,觉得自己是在赎罪。你丢下我和爷爷,只顾求自己内心的平静……你怎么这样自私?你从前教我写字读书,你喜欢苏联文学,你说,因为有一种牺牲的美感。你真的懂牺牲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沈继卿沙哑声音:“……小渔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对不起我,可是我不在乎,我不在乎了。”

    电视里一个歌曲大联唱,明星璀璨,唱家庭和满,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大红大绿布景,喜庆祥和氛围。

    沈渔别过脸去深深吸气,生生忍着,没叫自己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沈继卿沉默良久,只说:“我知道自己没这个立场劝你,但是小渔,你跟小陆的事,谨慎些吧。众叛亲离,不是那么好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轮不到你来教育我。”

    沈渔一把抓起放在沙发上的羽绒外套,抄上手机朝门口走去,“嗙”一下摔上门。

    风寒露重。

    这儿远离市区,天色黑沉,能望见几颗疏寒的星星。

    沈渔抽了抽鼻子,出门以后右转,走出几百米,瞧见一家小超市还开着。店主拿手机播放春晚,一人守着店。

    她想起陆明潼心情不好总要抽两支烟,得此启示也想试试。

    问店主拿了一包万宝路和一只打火机,走出店门,在路灯下把烟点着。

    不得其法,除了让自己呛得咳到肺疼,半点用处也无。

    她将整一包的烟盒捏扁,连同火机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走一段路,碰见路边有条长椅,在上面坐下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过去,她始终心绪难平,虽被风吹得手脚发凉,仍然不打算折返。

    这时候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沈渔以为是沈继卿打的,没理。

    再响。

    响了第三次,沈渔不耐烦了,摸出来看,却是陆明潼。

    接通以后,他懒散声音说道:“姐姐,发红包你也不领啊?”

    沈渔一下就让翻涌的情绪梗住了喉咙,缓了一下才说,“……跟我爸吵架,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在沈爷爷那儿?”

    “我爸做了个手术,我来印城看他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辞职辞得挺干脆,唐舜尧知道自家小庙留不住大佛,因此也只象征性地挽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陆明潼在走之前,还跟唐舜尧做了一个交易,把空余时间开发的,新的任务管理系统卖给了工作室。

    那新系统有app版,且完美解决了老版存在的一切痛点,且陆明潼承诺终身负责维护和更新。

    办完离职手续,陆明潼抱着自己的东西,走到沈渔工位前,语气叼叼地对她说:这是最后送你的一件礼物。

    严冬冬听到以后鬼哭狼嚎,说沈渔姐ballballyou赶紧答应了陆弟弟吧,这都遭得住,你简直不是人!

    那之后,陆明潼就日夜熬在了李宽和江樵那里。

    沈渔年前忙得很,又不怎么回清水街,就很少跟陆明潼碰面了。

    他是说到做到的,也不去找她。

    陆明潼问:“为什么吵?”

    “能为什么,陈词滥调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,你这会儿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你的性格吗,吵完架就想跑。”

    “别再吐槽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回去,不嫌外面冷啊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嗯嗯嗯了,赶紧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跟江樵一块儿打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他过年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也得有地方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俩难兄难弟哦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在拖延时间,”陆明潼残酷无情地打断她,“赶紧回去,在外面冻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沈渔从长椅上起来,在地面上跺一跺冻僵的脚,“那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陆少爷拖长了声音,“说话会影响你走路?”

    明明舍不得她挂么,这么不坦诚的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弟弟开发的任务管理系统的前文伏笔,在第4章结尾和第5章开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