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白杨少年 > 第36章 拥你于深谷(04)
    年轻人的做派,从来是行动大于语言。

    在她这句话的尾音尚未落下之间,陆明潼已经急急来吻,吞她的话音和呼吸。

    沈渔也有豁出去的心思,因他身上的气息这样干净好闻。

    他以无限虔诚的心意向她,让她忍不住恃宠而骄,又势必的,想回馈他些什么。

    踮了脚手臂搂在他颈后,将自己的体温贴近他。

    陆明潼抱起她,那么轻的一点分量。仰头不离开她的唇,倒退着往后走去。

    陆同学想耍个帅的,结果因为看不大清楚路,在茶几那里差点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渔噗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冷声说:“最好你等下还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渔后背着陆,跌在深灰色的床单里。

    不是上一回的,陆明潼换过了。

    他有一定程度的洁癖,冬天也保持床单被罩一周一换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陆明潼手臂撑在沈渔身侧,解自己心魔似的,指触自她的足踝开始,一寸一寸往上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法忍受她身上这件t恤,吻她的呼吸间,嘴上还要犯浑:“你是不是故意穿这件的?”

    “讲点道理,我上次就……”

    他根本不想听解释,如此认定了,拿掉她的眼镜,自左眼始,以很重的力度去吻,去“惩罚”她的不问自取。

    沈渔已经觉察到了,陆明潼好似对此很有执念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的眼睛?”

    “我是喜欢这颗痣。”他拿舌..尖去强化它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沈渔让这触感抓挠得蜷缩脚趾,阻止他这样,“为什么,又不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他哑声说着。

    没空再说话了,视觉和触觉占据他大脑所有的cpu,这时候不要什么判断,只凭本能罢了。

    沈渔给了他足够多的回应,和上一回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她并非那样放得开,却不惮叫他知道自己的热情和决心。

    而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但在他们意识陷于半失控的边缘,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,沈渔想到一个非常重要问题,伸脚蹬他一下,让两人都冷静些,“你有没有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陆明潼一下僵住,简直有些气急败坏了,“我这里怎么可能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买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闭一闭眼,脸色黑沉,那神情仿佛是想杀了她。

    或者,更想杀了这时候还这么听话的自己?

    沈渔忍住笑,抬头来,两手抱着他的脑袋,在他面颊上亲了一下,哄道:“乖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个语气放软的“我等你”,让陆明潼虽不情愿,还是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衣柜里随意抓一条运动裤穿上,短袖t恤之外套上一件黑色防风外套,就这么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他带了烟的,一出电梯就点上。

    烟草和料峭的春风,一点没叫他冷却下来,反而激发他更暴戾的焦躁。

    路尽头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,店员正在打盹,让开门的提示音给吵醒,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句“欢迎光临”。

    陆明潼没往里走,直接在收银台前的架子上拿了一盒,丢给店员结账。

    店员仿佛少见都不捎带点儿零食饮料作为掩饰,这样直奔主题的顾客,扫条形码的时候,眼角余光多瞥了他几眼。

    这位英俊的顾客脸上没有一点不自在,只有目光沉冷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陆明潼回到屋里,换了鞋走进卧室,却发现灯让沈渔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她裹着羽绒被,只从被里露出一颗脑袋,在他想要伸手揿亮顶灯的时候,急忙阻止:“别开灯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当她是不好意思,解了外套和长裤扔在书桌前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躺下去,掀被的时候,她攥着边缘,给了他一点微不足道的阻力。等将掀开了,他一下怔住,明白她为什么要关灯了。

    沈渔难堪得很,伸手去挡他的眼睛,“别看!”

    陆明潼以出门一趟带回的一身寒气,去拥抱没被任何人类的纺织物品阻隔的沈渔,声音一下便哑了,“姐姐这样,不就是想给我看的吗?”

    沈渔喝他,都说了别这么叫我了!

    这不得已的中断,一点没让之前的气氛消散,反而因为他的急迫,和沈渔的出其不意,更甚三分的热烈。

    陆明潼沉肃神色,仿佛要赴的是一场战争,凑近在她耳边问: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打发你去买东西,给你一点跑路费呀。”她神色可堪无辜。

    因她的话和语气,以及目光所及的一切。

    陆明潼不知道自己是先疯掉,还是先崩坏掉,未及去拆买来的东西,他先要去够她。

    太激动、也太心切了。

    他高歌猛奏,还未出征,直接铩羽。

    沈渔愣了一下,等意识到发生什么,没憋住要笑。

    扬手要去开灯,被陆明潼一下按住,“你敢!”

    他抽几张纸巾,潦草清理。

    紧箍着沈渔在自己怀里,郁闷到心态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偏偏,沈渔还安慰他,“没事的……你第一次么,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我是第一次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上回玩游戏,你避而不谈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你的答案有多精彩一样。”他语气坏得可以。实在是自尊心太受挫了。

    沈渔还是有点想笑,望见他警告的目光,不敢再捋虎须了。

    她扳了他的头朝向自己,动情吻他,也引他的手来感知自己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陆明潼还要一会儿才恢复,她实在低估了年轻人。

    似乎五分钟都没过去,陆明潼就接替了这个吻的主动权,径直抓她的手去触及。仿佛糟粕地宣示男性权威,让她知道,她方才所嘲笑的,等下他是要讨回来的。

    陆明潼无师自通地用好了计生用品。

    沈渔手腕搭在他的肩膀上,借由客厅进来的光,他望见她情难自已的目光,是在等待他,且准备迎接他的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份一鼓作气的决心,落于实践的时候,又遇到了阻力。

    真觉得,从前那些教学片都是白看了!实在耐心尽失,看沈渔又要笑,他直接去握她的手,冷峻地命令她:“帮我!”

    沈渔的手指,让仿佛有生命力的跳动骇了一下。她难堪,却又不由自主地听从他的命令,帮他去找。

    湿沃到没有痛觉,只有到底那一下的极度分明和充实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下,让沈渔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看他,央他把灯打开,她要在他的目光里。

    台灯亮起的那一下,沈渔还是让并不算明亮的澄黄灯光,刺得闭了一下眼睛。

    等再睁时,他把一个的吻轻轻落在她眼角,问她,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陆明潼动作是不停的,这种从未体验的感受将他的理智都快冲散,他保留着自己的破坏欲,分心去过问她的眼泪。因为,他真的不仅仅只贪恋形而下的刺激。

    沈渔后知后觉地恐慌,从失陷的生理再到心理,因为,“……没有退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是深思熟虑了才答应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!”沈渔急急为自己辩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相信,我们等一下再说?”陆明潼恳求她,“姐姐知道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?让你先属于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渔眼里汪着水泽,鼻尖面颊都泛红,点头的瞬间,又有泪滴滚落下来。昏黄灯光下,晶莹如一颗露珠。

    陆明潼真觉得自己要疯了,这个场景比十五岁的梦还让他癫狂。

    他吻掉她的泪,再也不留余力。让自己疯,也让她疯。

    陆明潼有半梦半醒的酩酊。

    视觉和听觉齐齐地丢失,又在某一刻突然如潮涌袭来。他很是自私地向她征讨这些年欠下的心痛,不顾她并不真切的哀求。

    最后,呼吸悬于一线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俯身去捞她在怀里,在吻她额上薄汗、眼角泪水的同时,放任自己抵达尽头。

    呼吸和神思慢慢回笼。

    陆明潼取下了东西扔掉,克制自己去冲洗这一身汗的念头,先躺下去搂抱沈渔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缺乏经验,方才也与技巧没有半点关系,只有力量,自然腆不下脸去问她感受如何。

    但实则显然,她也怔忪失神的反应,告诉他,好像应该没那么差劲。

    陆明潼捋她额上汗水打湿的碎发,“喝不喝水?”

    沈渔有气无力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明潼套上衣服,走去冰箱拿一瓶水过来,拧开了,递到沈渔手里。

    她渴极了,一下喝去大半,递回给陆明潼。

    他就她的手,也喝了些,拧上瓶盖放在床头柜上,抖开了被子,再去抱她。

    问她:“你今天怎么想到要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有个快递寄到了工作室,我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一下识破她的借口,“你大可以送到李宽那里去。想见我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沈渔坦诚说:“早就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很受用,偏偏要拿乔,“沈小姐,你没觉得你贱嗖嗖的?我缠着你的时候,你催我走;不缠你,你自己送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比不过你一缠缠我这么多年哦。”

    被子又潮又热,沈渔套了衣服再躺下,将被子掀开一些通风。

    陆明潼立即再将她抱入怀里,好像不舍两人有片刻分开。

    年轻男人脸上薄汗未消,沈渔伸手碰他白皙的皮肤,也摹他硬净如玉的五官。她知道矫情俗气得很,可这几乎是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陆明潼捉住她的手指,放在最近嘴唇上碰一下,仍然是骄矜语气,“你今天真落俗套,早知道你吃激将法这一套,我早应该雇个演员来刺激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是被吴简安激的,”沈渔横他一眼,刚睡过就提其他女人,是欠揍么,“你这么想,难道不是小看我,也小看我迈过我们之间阻隔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立时摆正神色,对她道歉,两句信口胡说的话,别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沈渔对他说,“吴简安告诉我,你今天去应酬了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神情淡了几分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的时候喝醉了,又说酒话喊胃痛。”沈渔话语里有重重的愧疚,“就为了我一个不值一提的破策划案,你向人一次一次低头。我舍不得你这样。我这样不懂珍惜、任性妄为,上天总不会永远地饶过我吧?即便他愿意,我也不愿意了呀。如果势必会辜负一个,我不想你是被辜负的那个。你不该为我受苦了,我实在是不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认真听她说完,阖了阖眼,回应说:“除了最后一句,我都同意。”

    你当然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本章2分评论发红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