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白杨少年 > 第37章 拥你于深谷(05)
    沈渔一直自我定位是个感情方面很迟钝的人。

    学步晚,说话晚,连发育也比别人晚一些。

    清水街一亩三分地的市井生活,塑造了她的童年,她其实被母亲的强悍性格,和父亲的社会地位保护得好,无忧无惧地长到了十八岁。

    叶文琴常说她,做事不动脑子,戳一下才晓得动一下;没个规划,只看眼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家庭骤变,她还将沿着这迟钝的轨迹继续生长下去,如今或许多半顺着叶文琴的意思去了体制内,干一份薪酬不怎么高却很清闲的工作;谈着一个男朋友,不那么着急结婚,但又似乎随时可以结婚。

    她原该走上这样一条平淡的路。

    沈继卿和许萼华的事情,打破她遮风挡雨的茧房,叫她知道世间更多的,是幸福的假象。

    陆明潼的存在,又强迫她去进一步思考,善与恶,有罪的与无辜的,什么不可豁免,而什么其实可以饶过自己。

    以十八岁为界,她尚且不长的人生可以分作两半。

    前一半与父母依为命,后一半的主题,是陆明潼。

    他强势地、偏执地、不可忽略地、横冲直撞地、无孔不入地、又不失投机取巧地,一定要在她的人生占得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成长往往伴随疼痛。

    而陆明潼是切实叫她感觉到痛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起初她想否认这样的荒谬的事实,也驱逐他的存在。固守于清水街,犹如固守回不去的永无岛。

    后来发现,她与陆明潼在那样蛮荒而孤独的年岁,在被父母抛下的孤岛上,相依为命着,互相活成了对方的影子。

    除非永远躲藏在黑暗里,否则,人是没办法驱逐自己的影子的。

    今天侥幸叫她撞见陆明潼应酬回来。

    守他到半夜,听他眉头紧蹙地说胡话、喊着胃疼。

    她实打实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在从前疾言厉色赶他走,看见他眼里隐忍不发的怒气和痛苦时,同样一次次地体会过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天平终归偏向了陆明潼,让她决心,下一次的痛苦,换自己来承受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能想象,将他从自己的人生中剥离。

    这些,沈渔都没告诉陆明潼。

    只对他说了春节和沈继卿的一番对谈,以及看见叶文琴和朋友的合影,那里面切切实实的,没她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她怅然地想,其实也无须凑到叶文琴跟前去,让自己的存在,时刻提醒着叶文琴她失败的前半生了。

    陆明潼眉目舒展,他愧疚却坦然,矛盾地受用沈渔想通的理由,但还是追问:“这里面真没有吴简安的因素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不说实话是吧……”他手向被里探,吓得她惊叫连连地往后躲,并且求饶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”沈渔缩到了床铺的边沿,再动一下就要掉下去了,“她只是导|火|索,导|火|索而已,请不要随意拔高她的影响。”她转头将脸埋进枕头里,声音闷沉,“……因为我发现,没法忍受你叫其他人‘姐姐’,想象的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怔一下,朗笑出声。

    今天的沈渔,坦率得过于可爱了。

    他继续凑过去,无视她的警告神色,赶在她准备下地“逃命”之间,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下巴抵着她的肩膀,沉沉的声音问着:“吴简安有没有告诉你,我今天为什么被她叔叔喊去这一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细说,只说是姓吴的利用了你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露出一只清亮的眼睛来看她,“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”

    沈渔瞬间卡壳,想到以前问过陆明潼这个问题,他声色俱厉地说那人已经“死了”。

    “架子上cvd封面上的那个人,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沈渔愣了一下,继而惊恐想到,“莫非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陆明潼“嗯”了一声,将脸再埋下去,不情愿细说。

    沈渔惶惶难安,不知道怎么是好了,他不愿意说,她也不敢追问,只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真觉得歉意,拿出点诚意补偿我。”陆明潼转瞬便从那样难过的状态里调整过来。诚然回来的时候,他被一晚上的试探和算计恶心得不行,但沈渔轻易地治好了他。

    三分轻佻的语气,结合再去索要的动作,原本以为沈渔会拒绝的,结果她没有。

    她毫不犹豫地便偎向他,倒叫他觉得,自己是个挟恩起价的渣男了。

    只好挑眉解释一句:“我没想敲竹杠啊,是你自己不拒绝我的。”

    语罢,便翻身覆压向她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上半场狼狈的是陆明潼;那么下半场就是沈渔了。

    狼崽子进步神速,且因为餍足以后耐心十足,只顾着探索她,方方面面都顾及。

    批点性命的阎罗一样,毫不留情将她拖向失控的深渊。

    不顾她叫停的请求。

    并且,他还要反馈给她听,姐姐,你怎么这样热,还这样紧。

    沈渔摆头不肯听,他非继续说,你不是受不了我叫别人姐姐吗,那我只叫你一个人听……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沈渔羞恼得不行,“你闭嘴好嘛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闭嘴,但你不行。”他笑着,额头和鼻尖汗滴晃一晃,滑落,落在她的锁骨上。他低头亲她,命令她,我要姐姐叫给我听。

    沈渔所有踢蹬、推拒的动作,都被他一一化解了。

    陆明潼毫不保留地向她展示,性格中偏执、恶劣和记仇的那一面,谁叫她方才的嘲笑让他那样狼狈呢。

    苍天饶过谁。

    沈渔分寸地失陷,踏足从未体验的领域。那逐渐推高的感受虽叫她陌生,却也知道这应当是一种来临的信号。

    主动凑近他耳边,“我好像要……”

    这给了陆明潼提示,力道和频率翻倍。

    紧随她后的,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沈渔只剩下出气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灯影在陆明潼眼里晃了晃,他紧接躺下来拥抱她,温热的呼吸在她耳边,提醒她去看桌面上的led时钟,问她,知道现在几点了吗。

    变相问她,知道他持续了多久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渔有气无力,缓了半天才找到自己声音,“……陆明潼你够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恶劣得可以。

    看来不管怎样光风霁月的男人,在这件事都有不可免俗的胜负心和膨胀欲。

    沈渔这么指控,陆明潼反而被她恭维到了一样,愉快地笑出声来,反问她,那刚才难道没让你……

    沈渔伸手赶紧捂掉他要脱出而出的“爽到”两字,瞪他,“不是在夸奖你!你怎么也这么糟粕。”

    “也?”陆明潼挑眉,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要命了……

    沈渔不想跟他纠缠,挣扎着爬起来,要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凌晨五点钟,她的精神和体力都已经被消解一空。

    陆明潼原本是想逗她的,伸手没太用力地拽了一下她的手臂,没想到她直接就又瘫下来。

    沈渔瞪他,谴责的目光。

    陆明潼憋住笑,搂她的后背,与小腿弯折之处,将她稳稳当当地抱了起来,往浴室去。

    这小公寓自然不带浴缸,干湿分离也设计得略显草率,只拿防水的浴帘隔开。

    沈渔落地踩到了冰凉的地砖,后知后觉地羞耻起来,躲在了浴帘后面,只探出头来,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别晕倒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陆明潼俗套调侃她两句,留了凉拖给她穿,自己赤脚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渔洗完澡,裹上干净的浴巾,靸上凉拖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陆明潼懒散地靠着沙发靠背,腿架在茶几上,燃了一支烟。向浴室门口望一眼,自然地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笑你个头!我还要早起上班的,三个小时都睡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请一天假嘛,大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养我啊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行。”他一本正经的神色,“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你辞职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要叫我看见你功成名就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摇摇头,告诉她,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因为酒店取消预订的事,那天那对客户去工作室找沈渔麻烦,他看着客户指着沈渔的鼻子骂她,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这种无力感叫他难受,也第一次意识到,自己确实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走偏了,也太过任性妄为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做到世俗意义上的成功。你哪天不高兴了,就可以辞职不干。”

    沈渔不吃他的腻歪话,“那陆少爷知不知道,我信奉手停口停的,才不要依靠男人而活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笑说,“姐姐可以不依靠我,我却要时刻准备好做姐姐的依靠啊。”

    沈渔什么护肤品也没带,刚刚只在浴室里,用陆明潼的男式爽肤水扑了一下脸。

    先前的那件t恤,实在一团糟的不能穿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他的衣柜,再随意挑了件穿上。

    将自己摔进被子里,给唐舜尧和小武各去了微信消息请假,用感冒发烧的借口。

    她抱着手机,对抗睡意,想等陆明潼过来再一起睡的。

    实在没有撑住。

    陆明潼洗完澡,吹干头发,一身清爽地回到卧室里。

    不意外沈渔已经睡着了,因为他也感觉到了困倦。

    躺下以后,撑着手臂要去关灯,望见她白皙净透的面颊,长而微翘的睫毛,顿了顿,情不自已地俯身,亲她一下。

    继而发现,她手里还捏着手机。

    将其抽出的动作,却一下将她惊醒。

    她腿蹬了一下,迷迷瞪瞪又不明所以地望他。

    陆明潼说:“没事,赶紧睡吧。”

    伸手揿灭了灯,躺下,搂她入怀。

    梦想成真般的可堪喟叹。

    他感觉沈渔的手臂也主动来抱他,往他的怀里钻,汲取他身上的温度一般。

    呼吸贴近他的耳廓,仿佛半梦半醒的一句嘟哝:

    “……陆明潼,这下我只有你了。你不许背叛我,也不许当逃兵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卑微地求一个专栏收藏,笔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