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白杨少年 > 第38章 拥你于深谷(06)
    睁眼已是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陆明潼不在床上了,沈渔撑着脑袋去看桌上时钟,时间早过了十一点,她迟缓地记起自己已经请了假。

    爬起床,摘手腕上皮筋,一边扎头发一边走出卧室。

    茶几上摆着笔记本电脑,陆明潼赤脚蹲在沙发上,一只手里捏着一根烟,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键盘。

    是的,蹲,而非坐着。沈渔少见他这样奇奇怪怪的状态,眉目间笼一层悒郁,生人勿近模样。

    却在听见脚步声的瞬间,换上笑脸,隔着烟雾去看她:“我就想看看,你是不是准备睡到下午才醒。”

    沈渔不想被他糊弄过去,“怎么了?谁惹你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陆明潼不想开口,但也不掩饰自己的坏心情。按合了笔记本电脑,自沙发上站起身,问她中午想吃点什么,他下去买。

    沈渔在他通往卧室的必经之路上拦住他,诚恳语气地再度追问一次,到底怎么了,“我不是要你一定要告诉我,但你不要叫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垂眼去看。

    她似乎已经理所当然的,将他的衣柜当成了她自己的。身上这件深蓝色t恤,宽宽大大的套她身上,肩膀那一处松垮垮的。

    他伸手去拽她衣袖,在她赶紧防护之下,没得逞。

    笑了声,“麻烦你赶紧把你的东西都搬过来,别再穿我的。”

    沈渔自然听出来,陆明潼是转换话题打发掉她的询问,便也就不寻根问底了,倘若他有他的顾虑。

    推一推他,“我去洗漱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在她身后笑问,“你是不是装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

    挤牙膏的时候,陆明潼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换了件宽松的白色抽绳卫衣,搭青灰色休闲裤。沈渔从镜子里看他一眼,少见他这样穿,显得年纪很小,没毕业的大学生一样。

    她不怎么服气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明潼倚着门框而站,这回选择直入主题,“搬过来住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陆明潼朝着旁边房门紧闭的侧卧扬一下下巴,“一直空着,就等你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搬家没多久,太麻烦了,小武那里比较近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微微蹙眉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径直走进浴室,在她身后停下,伸手自她衣服下端探进去。

    沈渔正刷牙齿呢,立马伸臂格挡。但抵不过他两手都空着,且力量悬殊。

    “陆明潼!”

    他沉肃神色,明明一件很流氓的事,做得大义凛然一样,低头埋在她肩窝处,手上不停,逼问她:“搬不搬?”

    沈渔赶紧几下刷完,吐净口中牙膏沫,漱口的时候,他的攻势也随之升级。让她不得已伸手,撑住了洗手台台沿,转头喝止。

    陆明潼挑着眉,再问:“搬不搬?”

    “就是知道你会这样我才不搬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样?”他以手上动作暗示,“这样?”

    沈渔垂下目光,避免往镜子里看,也拒绝承认,自己似乎轻易被他撩拨起来,“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狗东西昨晚上满足了,现在逆转形式地来捉弄她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反正不答应搬过来,我不会停。”陆明潼说起浑话来,笑容轻佻又浪荡,“……还是说,你其实就是不想让我停?”

    沈渔实在招架不住了,“我搬!我搬行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下午得去公司,有个会等她主持,要被他绊住了,不知道几时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陆明潼这才满意,搂她脑袋朝向后方,在唇上碰了一下,暂时放过她了。

    中午两人点的外卖。

    陆明潼胃口乏乏的模样,每道菜都只动了两口,唯独番茄鱼汤多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你胃还疼么?”

    陆明潼摇头,说可能饿过头了,反而没什么食欲。

    “你早上几点起来的?没吃早饭?”

    “十点,没吃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一副理直气壮的口吻。

    沈渔打了一下他脑袋,“知道自己胃不好,还这么饮食不规律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笑笑说:“姐姐这是迫不及待行使女朋友的职权么。”他永远能将“姐姐”这个称呼拿捏出千变万化的深意,但每一种都不那么正经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饭,”沈渔懒理他的揶揄,“某人昨天才说要做的我依靠。别身体先垮掉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笑说她偷换概念,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提筷多吃了两口。

    垃圾交由陆明潼收拾,沈渔将就换上昨天的衣服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陆明潼从门边的鞋柜抽屉里翻出一把备用钥匙,递给她,“晚上过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得回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拿了衣服再过来……或者,我今天就去帮你搬家。”

    “非要这么着急的吗?”

    陆明潼将钥匙揣进她的衣服口袋里,退后半步,便换上平日里的那副傲娇神色,“行行行,不催。免得你又要说我太黏人,你需要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这种话吗?”沈渔一下笑出声,扬手去捏他的脸,“你这张嘴,能不能饶饶人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偏头躲过,不喜欢她这样对待小孩子的动作。

    沈渔摔上门之后,房间里一下便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陆明潼将自己摔进沙发里,头枕着扶手,燃了支烟。没什么兴致,抽了两口就夹在指间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早起,他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蒋从周打来的,和煦语气,邀他出去吃顿饭,旗号打得十分名正言顺,说是从吴先生那里听来,他正在和朋友创业。碰巧,他在文娱这一块既有资源也有兴趣,想投资一笔,问他可有意向聊一聊。

    按说这事涉及到李宽和江樵,原该跟他们商量再说的。

    陆明潼知道蒋从周的醉翁之意,不管他打了什么算盘,他不想叫他如愿。

    蒋从周并不气馁他的拒绝,告诉他说,他还将在南城盘桓一阵,无论如何,想单独见他一面,单纯吃顿饭也好。

    就是这通电话,搅合得陆明潼好心情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蒋从周为了见他,不惜送一个把柄给吴先生,其决心之坚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这正是陆明潼忌惮的地方。

    自然,蒋从周不至于拿他如何,可如果自顾自地表演起了父慈子孝这一套,也足够让他怄心的。

    沈渔开完下午的会,偷闲时间找小武聊了聊,提及自己可能要搬出去的事。承诺帮她挂招租启事,自己的那一份房租,也会交到下一个室友找到为止。

    严冬冬离小武工位不远,听见了对话,转头就在微信上问沈渔,怎么还没过多久就又要搬家。

    沈渔拿定主意的事,不会含含糊糊,免得叫光明正大的感情,平白变得不磊落了。

    于是回复严冬冬说,要搬去跟陆明潼住。

    严冬冬发来一个惊恐的表情包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她就找到一个八百年前所建的,只有三人在的小群,在群里@陆明潼。

    “小陆同学,是我想得那样吗!”

    “请客请客请客!”

    陆明潼浮上来冒个泡,高冷地回复了一个“嗯”字。

    严冬冬简直比自己磕的cp成了真还高兴,刷屏式地询问沈渔,怎么想通的,什么时候的事呀,今天上午请半天假该不就是跟陆弟弟谈恋爱去了吧。不对不对不对,沈渔姐你衣服没换呀,昨天晚上莫非……

    沈渔:“你们化妆师都是这么的工作不饱和吗?”

    严冬冬的一串追问,莫名叫沈渔心里也觉得喜滋滋。

    列表里翻出和葛瑶的对话框,打字:“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葛瑶秒回:“巧了,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先吧,我怕吓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起?拼手速呗。”

    沈渔:“我跟陆明潼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葛瑶:“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,两人不约而同地发了一个“卧槽”。

    如此,怎么能不约一顿饭,这里面可太有说头了。

    葛瑶邀请沈渔去她家。确认怀孕以后,她的土豪老公潘岳山已经火速请了一个新保姆,专门照顾她的饮食,那手艺简直绝了。

    沈渔今天难得不加班。

    她既有热恋中的自觉,也捱不住自己真实的意愿,下班前询问陆明潼,去清水街了吗,没去的话,要不要一块儿吃晚饭。

    陆明潼连回两条:

    “没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也得赶回来应你的征召。”

    下班以后,沈渔开着车到了约定好碰头的地方。

    陆明潼还是上午的那一身,白色卫衣衬得他唇红齿白的,招摇醒目的大学生样。

    可惜她这辆polo实在寒碜,演一出“富婆包|养”的戏码都不够格。

    初春的傍晚,白日尚未暖透,就已堕入萧寒的暮色里。远处两朵暗云,边缘燃金,也快要掉到高楼的那一头去了。

    陆明潼拉开副驾驶门,坐上来以后,未及系好安全带,先去找她讨吻。

    沈渔伸手猛地推开他的脸,“路口有摄像!”

    陆明潼笑一声,丝毫不被这一次未遂影响心情。

    吃饭的地方不远,且他们运气好,不用等号,到店即有座位。

    沈渔翻菜单的时候,总觉得对面的陆明潼高兴的程度有点超标了,比昨晚还甚,“你乐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陆明潼却说:“并没有,是你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实则因为,他原本预设,即便沈渔松了口跟他在一起,也不会坦然承认两人关系。没想到她直接告诉了朋友,实在让他觉得意外。也反思自己,可能确实还不够了解沈渔。

    至少,这样孤勇的另一面,他从来没见过呀。

    一顿饭,有一半的时间陆明潼都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明明是很腻歪的打量,偏因为他的坦坦荡荡,反而让她的不自在显得反应过度了。

    沈渔实在受不了,拿手挡在自己眼前,也挡他的视线,低声恳求说:“你别看我了好不好,看菜啊,你不饿吗?”

    “饿啊,”陆明潼真是占了脸蛋漂亮的便宜,多轻浮的话,让他说出来,也只剩过滤后的一本正经,“可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不管饱?”

    吃完饭,沈渔捎陆明潼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小区门口,他却不下车,手臂搭着车窗那一侧来看她,自顾自地安排起了后续行程:“你回去拿换洗衣服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好好睡觉吧……犯了一下午的困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无可无不可的,退而求其次,要讨一个离别的吻。

    没等她允诺,倾身过来,一手撑在车厢顶上,一手捞着她的腰。

    绵长而细密,单曲循环似的让人上瘾。

    他在接吻的间隙换一下呼吸,伸手指碰一碰她的脸颊,哑声再问:“你现在的决定?”

    沈渔张口一下咬在他手指上。

    生气。

    气自己意志不坚定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后半部分基本是立场调换的女宠男了。

    要好好宠一宠弟弟,嘿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