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白杨少年 > 第40章 既做我的眼泪(01)
    陆明潼这天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

    那端一道女声,平平稳稳的,自报家门说是蒋从周的助理,上回在餐厅见过一面的。

    陆明潼第一反应是要挂断。

    那边仿佛料到一般,迅速补充一句:“只耽误陆先生三十秒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助理告诉陆明潼,蒋从周前天进了医院,检查结果显示情况恶化了。

    恳求他,前去见蒋从周一面。

    清水街的这一处地方,自江樵和李宽搬进来后,加之帮忙的两位女生时常过来,早给收拾得办公、休闲两不误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熬夜好手,通常上午过了十一点才醒,吃过中饭,要到下午两点,才会磨磨蹭蹭地进入工作状态。

    这时候已是下午五点,李宽掏出手机来准备点外卖,头上挂着耳机,放着音乐。

    隐约听见对面仿佛往桌上哐当掷了什么东西,急忙摘下耳机去看。

    却见陆明潼蹬远了椅子,桌面上他手机离得老远。

    李宽有些疑惑:“陆明潼?”

    陆明潼不应他的,靠着电脑椅坐了一会儿,忽地站起身,揣上烟盒和火机,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只将门虚掩。

    陆明潼在通往七楼的楼梯上坐下,将烟点着,沉沉地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从栏杆的缝隙间往上望,只能看见七楼最顶上的一扇天窗,平常都是封闭起来的,偶尔,会有工作人员搭了梯子上去检修太阳能。

    读初中那会儿,三伏天的清水街时常停电,楼上总是敞了门窗让空气对流透风,以此降温。

    沈渔坐在门口看书,听见楼下有开门声,都会唤一声“陆明潼”,再支使他,你要出门去吗?回来能帮我带支雪糕吗?

    她的使唤这么不由分说,她的关心也是。

    凡跟同学出去逛街买了什么好吃的,回来总不忘分他一些,虽然他义正辞严地声明过,那些女孩子喜欢的巧克力、波板糖、蛋仔饼……他吃不惯,以后不要给他带了。

    她口头应下,下一回依然故我。

    小时候跟许萼华辗转去过好多地方,清水街这里的条件,远远不是最好的,却是叫他最不舍离开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对许萼华的怜悯里永远夹杂恨意。

    怎么对骄傲看得那般重要,毁坏起来又那般的弃如敝履。怎么她永远只顾自己的心情,委屈了、闯祸了,都只会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可有一回想过他吗?

    他们,一个两个,仿佛吃定他不是薄情寡义的人。

    血缘、义孝,一层一层地套牢他。

    蒋从周住在医院的vip病房。

    单人间,带独立卫浴和阳台,可供人休息的沙发,还有一方台子,放置了微波炉、热水壶和小冰箱。

    蒋从周躺在床上,身上接着各类检测仪器。

    他形容憔悴且烦躁,在敲门声响起的前一瞬,他还在对着助理发火。

    助理姓王,穿一身浅灰色西服套装,脚底一双黑色平底皮鞋,不讲究样式,只图方便走路。

    她五官无甚特点的脸上,似给生活磨得只剩下漠然,开门见是陆明潼来了,向着蒋从周汇报的时候,依然是那样平平稳稳的语气:“蒋总,陆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蒋从周一秒变了神色。

    招一招手,叫王助理过来给他摇起病床,再吩咐她,给陆明潼听座倒水。

    王助理搬了椅子到床前,自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小容量的瓶装矿泉水,置于床头的柜子上,掩上门走了。

    陆明潼并没有坐,这椅子放置的方式和距离,俨然是常见那种家属探望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房间那一头的窗户边,任凭蒋从周隔一段距离遥遥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蒋从周脸上贴着笑,“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不露声色的冷淡,“蒋先生找我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上次会面结束之后,蒋从周回去一细想,笃定陆明潼应当是知道他的身份的,酷似照镜的相同面容,不可能不心生怀疑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,陆明潼年纪轻轻就有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定力。

    蒋从周望着他,好似望着年轻的自己,酝酿一天一宿的话,临到头了还是踌躇,最后,才抠出一个看似合适的起头:“明潼,如果我说,我并不知道你的存在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当年,许萼华和父母还住在南城。

    许萼华刚刚大学毕业,供职于一家出版社;而蒋从周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歌手,在一个不入流的商业演出团里工作,逢上婚礼、开业这样的仪式,才有机会给人唱两首港台流行歌。

    两人经由朋友认识,不久便陷入热恋。

    年轻人只顾冲动,未曾考虑过后果。

    一天,许萼华跑去蒋上班的找他,两人一会面,许萼华便期期艾艾地告诉他,自己怀孕了。

    蒋从周丝毫不觉喜悦,反有大难临头的恐惧。

    一则他一穷二白,初中毕业以后就没正经读过书,攀不上陆家这样高知的门楣;二则,那时候他被首都来的一位星探挖掘,合同都签好了,不日即将北上,正式出道。

    他担不起,也不愿担这样的职责。

    回去思来想去,叫许萼华将孩子做掉,等他去了首都,事业有起色以后,他定然回到南城,光明正大上门求亲。那时,他们再要一个孩子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我叫萼华回去考虑考虑。过了半个月,她来告诉我,她自己已经去医院动过手术了。她没别的要求,只想跟我一起去首都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蒋从周不过二十岁,比许萼华还要小两岁。

    他希冀北上便是飞黄腾达,当然不可能带上一个累赘。

    于是,哄骗她,他先去,等找好地方,落稳脚跟,再将她接去。

    年轻男人被野心蒙蔽,从不以为自己心狠手辣。到了首都,他便斩断原来的所有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将南城让他灰头土脸的一切,以及此生唯一一次动过真心的感情,尽皆捐弃。

    蒋从周一字一句的,在心上定自己的罪,“我万万没有想到,萼华并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在并不知晓“蒋铮”这个人之前,陆明潼想象过诸多情况,许萼华为何会未婚先孕。

    其中一种,他自己最喜欢,也一度信以为真:或许自己父亲是一名军人,战场上牺牲了,以至于许萼华悍然决定留下遗腹子,以作念想。

    知晓自己的父亲,多半只是个不入流的歌手以后,陆明潼也有过诸般想象,其中最为他所能接受的是,外公棒打鸳鸯,许萼华决定留下爱情的结晶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今日听闻的真实故事,远比他以为的狗血、低级、俗辣。

    陆明潼胃里翻江倒海犯恶心,不喜他贸然亲切地叫他“明潼”。

    神色始终漠然,“我听不明白蒋先生究竟有什么用意。”

    蒋从周和现在的妻子结婚以后,一直无所出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晓,时时要他瞻仰供奉的这位千金小姐,读大学时就为当时的男友流过两次产,不孕或许就是那时没恢复好落下的病根。

    对此他无所谓,甚至坚定了自己出人头地的决心。

    隐忍狠辣,杀伐决断地经营了这些年,终究,他与妻家相互制衡,甚至隐约要压过一头去。

    个中情由,蒋从周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只笑一笑说:“我打算开一家互联网公司,配齐团队和职业经理人,你和你的朋友,尽可以随心所欲做研发。往后的发行渠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蒋先生。”陆明潼打断他,“我自认为,单凭自己的能力,我也能做到自己标定的高度。无功不受禄,蒋先生可将财富赠给更需要的人支配。”

    他一口一个的生疏的“蒋先生”,噎得蒋从周更热切的话也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背过脸去咳嗽几声,“你不收,可我的遗嘱里却不能不记你一笔啊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沉了脸色。

    蒋从周又说:“明潼,实不相瞒,我没多少时日可活了。”

    蒋从周在病情恶化,住院的这两天里,生生死死的都想过一遍。

    近日医生判了他的死期,左右,不过就一年时间了,叫昂贵的靶向药吊着,兴许还能从死神手里抠回一些余地,但至多三年,也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人都是贱种,尤其将死之人,从前发愿要摒弃的一切,而今却急吼吼的只求弥补。

    他怕到了地底下不得瞑目。

    陆明潼沉冷一笑,“可见,别人的尊严,还是比不上你成全自己内心的平静更重要。我二十多年的人生,从来没有你这样一个角色,往后也不会有。你很会道德绑架这一套,但恐怕你一点也不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最后,他不惮将话说得更难听些:“配合治疗,好好保重身体吧。出于礼节,你的吊唁礼上,我愿意出席一程。”

    沈渔最近忙得很,为了那单新西兰举办的婚礼。

    一切合作伙伴,都得去跟当地的谈,尤其鲜花供应商。

    她虽然只是leader,协调人手,跟进任务也操碎心,手下搞不定的,少不得要她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晚上发了条消息给陆明潼,叫他自己吃晚饭。

    加班结束之后,开车回到住处,在附近小店里打包了一些夜宵,提着上楼去。

    往常这个时间点,但凡不是要赶功能,陆明潼就已经从清水街回来了。

    结果开了门才发现,家里黑灯瞎火的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门边开关准备揿下去,黑暗里分明一点红星亮起。

    她吓得心脏跳出嗓子眼,“……你怎么不开灯呀?”

    没有应声。

    沈渔后知后觉地嗅到了烟味,打开了灯,放下打包的东西,蹬掉通勤鞋换上拖鞋,便着急忙慌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年轻男人头枕在沙发扶手上,少见的脸上浮一层戾气。

    沈渔跪在他的拖鞋上,伸手去探他眉宇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陆明潼不想让自己的烦躁牵涉沈渔,起身摁灭了烟,想去洗个澡,冲掉身上浓重的烟味。

    沈渔瞥见烟灰缸里,好些烧尽的烟头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地一把拽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还没及完全起身,给这一下拽得又跌坐回沙发上。

    沈渔仰头看他,担忧神色,“……到底怎么了?有什么是不能跟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陆明潼顿了顿。

    他不自禁地,又团着拳头去抵着胃部。

    沈渔望一眼,站起身,轻车熟路地去给他找药,“你是不是没吃晚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渔把玻璃水杯重重搁在面前的茶几上,“你可以有话不告诉我,但不顾惜身体,又要让我来为你担这个不明不白的心。我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?还是你觉得,我们只是表层意思的在一起,一起吃饭做||爱就够了?”

    陆明潼立即说: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   要去抱她,却被她绷着脸,按着肩膀推开,“你先把药吃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