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文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白杨少年 > 第51章 也做我的湖(04)
    陆舅舅进来稍坐便就走了,今日许多亲戚朋友往来江城,一应等着他跟家里人去做安排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,陆外婆叫保姆开始准备烧饭。菜一大早就买好了,陆外婆陪同保姆一道去菜场挑拣的。来江城不能不吃藕,粉藕熬汤,脆藕清炒。外婆挑了一斤新鲜排骨,早早叫人熬在了砂锅里。

    这房子做中式装修,整屋沉稳而不老气的胡桃木家具,随处点缀绿植。书房里整面墙的书柜,两米长的大书桌,让外公的工具书、学术期刊和零星一些以供消遣的大众书籍给摆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陆明潼领着沈渔各屋参观,解释说,外公前几年做过手术以后,多半时间都在家将养。但他始终闲不住,每天总要花去半天以上的时间伏案看报、读书、写文章。他还开通了一个微博,每周都会在上面发表一篇时评文章,和粉丝互动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现如今微博上不动脑子的“杠精”太多,外公又是特别较真的性格,外婆怕他被“杠精”气着了,收走了他的微博打理权,帮他代发文章,再转述一些有价值的评论给他听。

    沈渔听得莞尔,问陆明潼:“微博账号是什么?我偷偷关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南北两面阳台,一面是晾晒衣服的生活阳台,一面种了好多植物,尤以山茶花居多。陆明潼告诉她,外婆最喜欢山茶,这里面好几棵,是从福建的山里不远千里地运回来的。接回来却始终不开花,生怕养不活,还专门各方去请教人工培育山茶的专家,细心呵护了三年才又等到开花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物欲极淡,工资到手以后就散出去资助学生了。如今退休工资满足基本的衣食住行之外,也都捐了出去。

    退休以后,也不似其他同事爱出国旅游,所有的精力都投注了这些爱好上,看书、弹钢琴、养花……偶尔招待上门拜访的学生。应酬都少,不必要的来访全推拒了,他们嫌吵闹。

    沈渔有所感。

    确实不能以一人的言行去推及他人,她所见所闻的,也不过是与沈爷爷一般无二的两位普通老人罢了。

    逛一圈之后,陆明潼将两人的行李箱挪去客房。

    沈渔回客厅坐下以后,外婆问她,这一次过来能待几天。

    “周一就要上班呢。”沈渔笑说,“订了明天晚上的返程票。”

    “那下午叫明潼带你出去逛逛,趁现在天气不大热。这附近不远就有一条步行街,也不用开车,坐三站路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沈渔笑说好,一切听陆明潼安排。

    中午菜色丰盛。

    外婆说怕沈渔是南城人,吃不惯江城的口味,特意叫保姆将味道做得清淡些。

    沈渔就没好意思说自己是能吃辣的,怕辜负外婆一番好意。

    饭桌上气氛很是融洽,虽然话不密。两位老人都不是能言善道的性格。

    吃完叫保姆收拾过餐桌,两人又陪着沈渔喝了一盏茶,随即外婆十分歉意地笑说:“吃了饭就犯困,小沈别笑我们失礼,我跟老陆得先去睡个午觉了。有什么要求,就直接跟明潼说,别客气,就当这是自己家里。”

    沈渔跟陆明潼在客厅歇了一会儿,去客房去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从箱子里拿出明天要穿的衣服,取衣柜里的衣架挂起来,沈渔往外面看一眼,阳光虽盛,气温却并不算高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想出去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买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外公外婆买点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已经送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南城特产,我们南城本地人都不爱吃。”本来如果只是碰一碰面,这礼物算不得失礼,但现在叨扰一番,又似见家长的局面,让沈渔略感不妥。

    陆明潼坐在床沿上,手臂撑在膝盖上,望着蹲在地上整理行李箱里物件的沈渔,“不用因为所谓的礼数而为难自己。”语气少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觉得为难。即便往后,与这边来往不密切。他们对我的好意,有一分我是要还一分的。”沈渔正色道。

    不因为许萼华而迁怒无辜,更不会因无辜人的善意,而对许的憎恶减少半分。

    这是她为能与陆明潼坦然在一起,而为自己划定的原则。

    下午,沈渔跟陆明潼去了附近的购物街,给两位老人各挑了一件正式些的礼物。

    晚上仍是在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陆舅舅过来了一趟拿点东西。

    外地来江城的宾客,大都已经安排妥当了。消停了些,陆舅舅也坐着喝一盏茶,陪同聊会儿天。

    临近十点,陆舅舅准备走了,陆明潼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出电梯,步行至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陆明潼言声,感谢上一回舅舅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陆舅舅轻“哼”一声,似乎并不愿意领受陆明潼突如其来的“示好”。

    陆明潼小时候在江城生活过几年。陆舅舅不满于妹妹的离经叛道,可那时候却顶喜欢这个聪慧懂事的小外甥。他一直觉得,陆明潼现如今这个不讨喜的性格,跟妹妹脱不了干系。要是能一直在外公外婆的膝下,必然能将陆明潼教养得识大体、有格局。

    他是家庭观念重的人,性格也有爱充面子的成分,因此倘若陆明潼有向陆家靠拢的意愿,他实则是高兴的。撇开感情因素不谈,他站在商人的立场,纯功利地说,他相信未来陆明潼必会做出成就,如今便算是投资罢。

    陆明潼倒没有借力东风的意思,出发点很单纯,就想未来两人借道江城,能有个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其后漫长岁月,保不准总有意外发生,至少那时候,沈渔有可以话事的去处。

    许萼华那一句让他不要把路走窄的忠告,他愿意听取。

    除了道谢,陆明潼还有一句忠告,关于吴先生的:“往后舅舅跟他生意往来,最好留足退路。”

    陆舅舅问他为什么有此一说。

    陆明潼犹豫。

    陆舅舅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抖出一支递给陆明潼。很社会人的笼络手段,陆明潼微微蹙了蹙眉,还是接了。

    陆舅舅给他点了火,他抽了一口才说,“抽不惯你们中年人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陆舅舅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明潼讲了上一回吴先生为跟蒋从周搭伙,先斩后奏“卖”了他的前因后果,“当然,我人微言轻,不如舅舅跟他利益关涉深。姑且一听吧……他敢这么做,自然也不忌惮我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陆舅舅无声地抽着烟。他与陆明潼眉眼特征多有相似,恐在外人看来,他就是另一个城府更深的陆明潼。

    “生意人只讲利益,我跟谁来往都会提前给自己留退路。当然,还是谢谢你提醒。不过……”陆舅舅话锋一转,“你怎么会觉着你刚才这番话,重点在姓吴的?”

    陆明潼即刻反应过来,却没什么表情,“哦,你也是现在才知道?”

    那时候,家里又是威胁又是哄骗的,就想让许萼华说出男方是谁。许萼华死不开口,致使孩子父亲的身份成了一桩悬案。

    他们兄弟私底下甚至揣测过,是不是对方位高权重,威胁了许萼华不能开口,否则将会祸及陆家。

    这些年,凡有相关的线索,陆舅舅都会忍不住顺着调查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到最后就跟拼图缺了一块一样的,叫人耿耿于怀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,这么多年的悬念,叫陆明潼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揭晓了。

    陆舅舅竟有点心理失衡。因为他是见过蒋从周的,在一个酒会上,还交谈过两句。他是觉得蒋从周面善,但没细想过。答案就这么从手边溜过去了。

    陆舅舅问:“后来姓蒋没再找过你?”

    “找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但自许萼华去见过蒋从周以后,就没再找过了。陆明潼是后来才意识到,恐怕许萼华告诫过蒋,不要再去打扰他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蒋在首都有权有势,其影响力远甚我跟姓吴的。能跟他攀亲带故,自然前途无量。但我忠告你,尽量别跟他有所牵涉,他背后有很多身不由己的关系网,如果让他们知道有人会分走蒋的财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连你都懒得巴结,又怎么会去巴结姓蒋的。”陆明潼平淡一句话断截他的忠告。

    “现在这话倒硬气,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态度。”陆舅舅忍不住戳穿他。

    “因为那时是以外甥身份。”

    陆舅舅话语一滞。他这个外甥,不会说话是真不会说话。可冷不丁的来这么一句,又坦诚得叫人很受用。

    他笑了声,给车解锁,“走了,你上去吧。

    男人间的情谊很是奇怪,不过一支烟,就能达成谅解前嫌不计。

    陆明潼上去以后,外公外婆略坐了一会儿,就回主卧休息去了。主卧带一个套卫,他们怕叫沈渔不自在,所以让出了家里公用的浴室。

    沈渔洗过澡,客随主便地早早上了床。

    床单被罩有股洗净的香味,她躺在那上面,清心寡欲的,一点邪念也无。

    陆明潼来逗她,被她义正辞严地打发,是来做客的,不要这么没规矩!

    第二天起个大早。

    在家里用过早餐,各自整理着装,过了上午十点半,一行人出发去办订婚宴的酒店。

    陆舅舅安排打点好了一切,全然用不着两位老人操心。

    陆明潼的表哥,不如陆舅舅心思缜密左右逢源,陆舅舅对他也没有过高期待,本分守成就行。因此,也挺赞成他早早把婚姻大事定下来,以后全心全意辅助家里的生意。他女朋友学理科,走学术道路,单纯而守拙的性格。外公外婆见过,很是喜欢。他们本就觉得陆舅舅锋芒太盛,下一辈韬光养晦些,没什么坏处。

    一行人到时,表哥特意过来跟陆明潼打了声招呼,也学他爸找烟,但姿态就诚恳得多。

    笑说现在忙,照顾不周,叫陆明潼带着弟妹自便,不要拘束,要什么都可跟服务员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女朋友站在他身旁,穿一条白色纱裙,清秀而温柔的长相,在遇上沈渔的视线时,腼腆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因只是订婚,场面没有那样隆重,仪式也简单。

    但场地仍是精心布置过的,白色、浅黄和墨绿为主色调,很是清新浪漫。

    沈渔拿手机拍照,角角落落的都不放过,一转头却见外公外婆正望着她眯眼笑。

    沈渔立马收起手机,解释说自己这是职业病发作。

    外婆笑说:“小沈和明潼有没有计划呀?”

    沈渔看陆明潼一眼,“呃……他还年轻,事业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现在年轻人都结婚晚。”外婆不想叫人觉得自己是那种逼婚的老古董,且陆明潼与他们的关系,尚未亲近到可以不顾分寸,因此提一句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陆明潼手臂搭在沈渔背后椅背上,凑近了轻声说:“虽然我还年轻,但如果姐姐着急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着急?”沈渔一记目光瞥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,是我着急。”

    酒席结束,外公外婆被陆舅舅着人开车送回去。

    陆明潼和沈渔没有跟从,因为沈渔听陆明潼说他小时候在附近的小学读过两年的书,她想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午后阳光明亮,几分灼热,梧桐叶片仿佛透光,洒一地的清凉。

    水泥地面上光斑摇曳,他们走在地上,如行水中。

    刚参加过宴席的一身,还是太过正式了。

    她是一条黑色的小礼服裙,踩同色的细跟高跟鞋,衬得肤色白皙,也似微微泛光。

    陆明潼穿一身黑色西服,专为今天的场合新做的。这剪裁利落的正装,让他的英俊呈现极其疏冷的底色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走了十来分钟,陆明潼所说的小学就出现在对面。

    周末校门紧闭,一旁镀金浮雕的校名,微微有些褪色了。

    陆明潼说,跟记忆中的差不多,感觉比想象得要小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就站在树影下,没有向它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沈渔却挣了他的手,因为看见了校门旁的小卖部,门还开着。塑料雨棚下,店主坐在椅子上,闭眼摇扇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明潼看着她过了马路,朝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记得小时候,校门外总是停满了车,那些上课时两个形近字分辨起来都困难的小朋友,却能在人流中准确无误地认出自己的父母,远远就迎过去,一叠奶声地呼唤。

    他时常是没有人来校门口接的。

    因为许萼华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即便接,也是远远的,在路口处等他。

    因此,每当放学,他就低着头,拉紧书包的带子,飞快地穿过人群,向着路口处奔跑而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流连过学校的小卖部,没有那些集体行动的回忆,也几乎从来不跟同学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交流。

    他始终逆行着逃离人群,孑然一人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,这一段记忆仿佛被改写。

    再不是那些与他擦身而过的,每一个都比他高的身影,让他仿佛是在穿过身影的,黑压压的森林。

    他看着沈渔打开了小卖部门口的冰柜,弯腰在里面挑挑拣拣。

    树影摇动,干扰他的视线,使他觉得,她仿佛是一道抓不住的光。

    很快,她捏着两支雪糕走过来。

    踩着十五岁的梦里那样热烈的日光,穿过流水一样清凉的绿意,向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由光变成了具象的一切。

    到他跟前,摇了摇手里的雪糕,笑着,像十四岁他初见她时的那样。

    “姐姐请你吃雪糕呀。”

    完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正文完。

    啰嗦两句:落笔初,这个结局就想好了。我知道它肯定不符合大家一贯喜欢大团圆的预期,但对于沈渔和弟弟而言,这已经是他们能求得的最圆满了。而我觉得,对于沈渔而言,她选择的都得到了,没什么遗憾的。

    只是我的书写停在这里,他们的故事,会在他们的世界里继续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后面还会番外两则。

    本章2分评论发红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另外,专栏有个预收坑《晚星送我》,没意外就下本写,还请大家提前收藏一下呀。